[其它]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最新消息:全面二孩有望

  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最新消息:全面二孩有望2016年两会后施行

  将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消息公布已十余日,到底能新增多少人口,对我国人结构有何影响,生育二孩的配保障服务是否完善?11月10日,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表示,全面二孩政策将有利于优化人口结构,减缓老龄化压力,增加劳动力供给,使经济潜在增长率提高约0.5个百分点。记者深入城市和农村进行采访发现,生不生二孩政策不是关键,主要还是自身的经济实力以及配套设施。怎样为适龄青年解决好后顾之忧,给“二孩们”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可能是政府下一步需要做的。

  二孩政策放开了,但对城市家庭来说,生不生和政策变化的关联度不大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别采访了来自大中小城市的育龄家庭,发现是否要生二孩的决定因素首先来自于经济实力,而“生了以后谁来带孩子”更是每个家庭必须直面的问题。

  来自北京的年轻妈妈王瑜(化名)告诉记者,由于大城市里的很多年轻夫妇至少有一人是独生子女,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对他们影响并不大。但生了孩子谁来带?面对这个问题,已经有了一个宝宝,又正在创业的王瑜决定暂时不考虑二孩。

  而家住上海的张颖(化名)也是一个新晋职场妈妈,生大宝宝的时候就选择聘请专业育儿师,对于生二胎,她的态度非常坚定:“当然要生,育儿师至少要请到二胎一岁。”选择多了,但决定未必会改变。对于整个国家来说,全面二孩政策关系到人口构成和宏观经济;对于每个家庭来说,生不生孩子的问题却要具体得多。

  数万元请育儿师

  张颖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公关经理,今年29岁,宝宝刚十个月大。当记者问她“你准备要二胎吗?”她坚定地回答:“肯定啊,我们准备明年怀,后年生。”

  两口子都是独生子女,张颖和老公丁岩(化名)都没有享受过拥有兄弟姐妹的快乐,“我俩一直都想要一男一女,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男孩,二胎可千万别再是一个男孩了。”

  张颖和她的老公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双方父母也都在上海,但他们并没有像大多数年轻夫妇那样选择把孩子交给父母带。“上海很多人都是请外婆带,毕竟是自己亲妈,沟通起来要方便一些,但我俩还是觉得这样不好。”

  虽说隔辈亲特别亲,可是不少年轻夫妇都会担心,两代人育儿理念的不同会造成家庭矛盾,也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。“再说带孩子也不是老人的义务。”张颖告诉记者,现在她的父母经常出国旅行,享受退休后的生活,“这样避免了很多矛盾。”

  孩子刚出生,小两口的爱巢就迎来了月嫂和育儿师,这让两个头回带孩子的独生子女轻松了不少,“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”

  当然这份轻松需要付出不菲代价。在国内某知名生活服务类网站提供的月嫂服务页面上,月嫂根据工作经验和资质不同被分为四个等级,收费由8800元到15800元不等——即使是在平均工资较高的上海,这也是一个相当高的收入。

  出了月子,张颖家还是继续雇佣了育儿师。“我们准备一直雇她到二胎一岁大的时候。”张颖告诉记者。按照目前每个月6500元的育儿师支出计算,张颖两口每年需要花费近8万元。

  外来人口生育率较低

  王瑜夫妇生活在北京,同样是大城市,不一样的是他们并非北京本地人。两口子十多年前分别从黑龙江和河南考上北京的大学,在大学开始恋爱,毕业后一年多结了婚。“当时并不想要孩子,我是独生子女,没有和小孩一起生活过,不大善于和孩子相处。”王瑜告诉记者,她和老公都在媒体工作,刚结婚时,小两口工作忙,买了房子又忙着装修,也没有太多时间考虑要孩子。

  一晃五六年过去了,王瑜和她的老公已在各自的单位工作多年,生宝宝的压力随之而来。身为媒体人,王瑜夫妇没有朝九晚五坐班的烦恼,但有了宝宝依然让两个人手忙脚乱,她说:“我跑教育新闻很多年了,对育儿并不陌生,(生育前)也做了很多准备,但是孩子真的来了,还是顾不及。”

  休产假的时候,王瑜经常在网上选购母婴产品,并开辟了公众号,撰写育婴文章,她在其中嗅到了巨大的市场潜力。一边养孩子,一边做调研,在孩子一岁大的时候,王瑜终于决定辞去之前的媒体工作,开始创业,专业运作母婴线上平台。“我现在每天都很忙,老公虽然不用坐班但也经常需要来我这里帮忙。”王瑜告诉记者,孩子出生后,两边老人一直到北京来照顾孩子,如今宝宝已经两岁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