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面二胎政策外的失落者:国企职工生二胎丢工作

  全面二胎政策即将落地,一时间“要不要生二胎?”的话题取代了“你吃饭了没?”成为最流行的问候语。在一片欢呼声中,有一个群体倍感失落。他们有的在计生红线下,苦等政策松绑多年无果错过了生育年龄;有的则因为跑在了政策前头抢生而成为超生者,甚至因此丢掉了饭碗。

  声音

  为了逃避处罚,曾考虑过让妻子偷偷回老家,生下小孩后把户口挂在亲戚名下,当时想过各种各样的方式,后来都被否定了,我和妻子还是觉得一定要给两个小孩相同的权利待遇。

  ——— 唐军

  当时觉得第一胎是在香港生的,没有占用内地的指标,生育第二胎应该是合法的。

  ——— 苏丽

  故事

  A

  五月抢生二胎 如今担心被罚

  38岁的外来工唐军除了经济压力外,更担心被“秋后算账”

  对于38岁的唐军(化名)和妻子而言,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来得有点晚。

  此前,他和妻子悄悄备孕,政策外生下了第二胎,这是夫妻俩期盼已久的一个女儿。“终于男女双全了,等我们老了,小孩可以有个伴”唐军无奈地说,如果早知道全面二孩政策年底就会出来,他跟妻子就不必冒这个险了。

  唐军和妻子在南屏一家企业打工,为了迎接这个不符合政策的新生命,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,两人一直提心吊胆,被辞退,甚至罚款的阴影笼罩着这个外来工家庭,夫妻俩犹如惊弓之鸟,“妻子不敢去大医院,检查要找熟人,也不敢告诉同事自己有了第二个小孩,担心消息泄露。”

  苦等五年多后,单独二孩政策2 0 1 4年3月 在广东终于落地,夫妻俩仍被排除在政策的藩篱外。

  “我和妻子都有兄弟姐妹”唐军说,如果再等四五年,妻子错过生育年龄,以后想生都生不出来了,于是决定冒险赌一把,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,“年龄不能再等了。”

  “为了逃避处罚,唐军曾考虑过让妻子偷偷回老家,生下小孩后把户口挂在亲戚名下,当时想过各种各样的方式,后来都被否定了,我和妻子还是觉得一定要给两个小孩相同的权利待遇。”

  令唐军感到庆幸的是,随着单独二胎放开,生育手续比从前简便了许多,妻子5月生下第二胎时并没有办理准生证,也暂未被发现超生。

  除了向身边的同事朋友隐瞒了生育二胎的消息,今年上半年广东允许超生儿落户,不再与计生捆绑的政策出台后,唐军和妻子同样犹豫不决,“超生儿入户后可以正常缴纳儿童社保,但像我们这种在政策出台前抢生的担心秋后算账。”唐军说,看到全面二胎的消息,心里只有一个期盼,希望能对政策出台前抢生的家庭网开一面,不要罚款了,“既然国家已经放开了,说明对人口是有需求的。”

  除了心理上的担忧,二胎带来的经济压力,让唐军的日子过得不如从前潇洒了。

  唐军说,小女儿出生后,两个小孩加上老人,原来买的三房明显不够住了,需要换房,如今市区房价动辄两万多一平米,压力大太,而每月支出也增加了很多,零食、玩具都要双份,加上奶粉钱、服装、幼儿园学费,小孩抚养支出越来越大。

  唐军和妻子周末想出去娱乐放松一下都很难有机会了,“天天围着孩子转。”

  唐军坦言,因为家里有老人且身体健康,帮忙照顾小孩,自己和妻子尚能勉强支撑,“如果老人身体不好,光靠我和妻子根本不敢去想第二胎。”

  B

  三年前生二胎 她丢了工作

  苏丽曾是国企员工,在香港生下第一个孩子,抱着侥幸心理生二胎丢了工作

  比起唐军,苏丽(化名)似乎不幸一些。因为超生第二胎,她丢掉了工作。

  苏丽和丈夫是珠海户籍,十年前在香港产下第一胎,户籍也落在香港,因此当夫妻俩2012年决定生第二个小孩时,一度存有侥幸心理,“当时觉得第一胎是在香港生的,没有占用内地的指标,生育第二胎应该是合法的。”

  苏丽原本在一家国有大型通信企业珠海分公司工作,怀上小孩时她没有对外宣扬,但当她挺着一天大过一天的肚子到单位上班到第五个月时,终于被同事领导察觉了,有一天人事主管打来电话,“领导说我这样生育第二胎也是超生,要么打掉,要么主动辞职。”

  苏丽说,她曾经辩解过,自己第一胎在香港,第二胎应该不违法,但单位领导并不认同她的做法。

  去年12月,金湾法院曾审理了一起类似案例,一名女子在香港生育第一胎后,回珠海生育第二胎,被计生部门以超生为由追缴20多万元罚款,女子随后将计生部门告上了法庭,要求取消罚款,但被法院一审驳回败诉。